中共永德县委员会 永德县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永德县人民政府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永德县委员会
2018年7月20日 星期五
    栏目导航 网站首页>>文艺作品 >>小说
· 魅力永德
· 永德县城新貌
· 华夏仙根风景图片
· 部门电话通讯录
· 魅力永德
· 华夏一绝-仙根
· 永德县平安建设宣传资料
· “芒果之乡”——永德
· 傣族泼水节
· 和谐永德 生态家园—永德园..
· 芒果品种
· 地理位置
· 创建“平安永德”工作手册之..
· 创建“平安永德”工作手册之..
· 自然资源

不 幸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李成武 | 日期:2009年6月8日 | 浏览3349 次] 【  】 

 我们一行三人来到永康镇上,到镇上的小站里买车票,售票员告诉我们:镇上的班车已经走了,从县城来的班车也走了,但是还有辆从镇康县到市上的班车,大约在十点钟左右经过这里,而且要进小站稍作停留,说我们可以坐那一辆班车。
        
我们只好等,因为今天我们必须赶到市上去——函授站的老师通知我们:今天报到,明天开始上课。
        
天空阴沉沉地飘着毛毛细雨,远近的山坡上挂着薄薄的雾。雨,还没有停的意思,近期的雨下得太多了,我们本县已经有几个地方遭受了洪涝灾害;电视上报道淮河水位已经超过了历史警戒线,人民子弟兵和当地人民日夜奋战在大堤上…… 我们边聊边等车。十点多钟,班车终于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
上了车,前面的座位已经坐满了,我们三人只好坐到后面的座位上。车上的人,经过长途的颠簸,看上去都毫无精神,满脸疲倦,有几个歪斜地靠在座位上睡着了。有人埋怨:怎么还不走?人都坐满了。我这才注意到前面坐着一位特别精神的乘客,他头发梳得油亮地紧贴着头皮,一只手放在两腿上的公文包上;另一只手,手指夹着香烟,悠然自得地抽着,目光斜视着窗外,头顶上偶尔还飘过几个漂亮的烟圈。我估摸着:他要么是副科级干部,要么是个有一二十万资产的小老板。只见他深深吸了一口,把烟头扔出窗外,随即嘴里喷出一股浓烟,说:走了走了,超载是要罚款的,不要捏小头舍大头,更不要有侥幸的心理试一试。
        
司机憎恶地看了他一眼,缓缓地启动了车子。挨坐在我前面的小声地说:装什么腔,狗模狗样的!并微转过头,看我一眼,仿佛是在征求我的意见。我对他笑了一下,算是作了回答,我还没有理由冷冰冰地拒绝这种询问式的目光。
        “
师傅,来点音乐嘛。副科级模样的说。
        “
来什么来!我还想睡觉呢。刚才向我投来询问目光的随即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“
才刚刚起来不久,又要睡,真是好福气。副科级冷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  “
我晕车,不行吗?想睡觉的露出了点败相,但不甘示弱。司机则对两人的话充耳不闻,认真地开他的车。
        “
…… 但别把心肺都吐出来了。副科级占据了上风,大有得理不饶人的味道。我觉得这句话有点过头了,但也和司机一样充耳不闻,毫不在意。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
狗东西!……”我一惊,败了,彻底败了,怎么刚开战就如此,太让人失望了。
        “
什么?……什么东西?这是什么素质!
        “
别说了,老子懒得理你……”唉!真可惜,就这样举起双手,投降了!我不免为刚刚开战就结束的好戏而遗憾。
副科级干部得意地哼了哼,掏出香烟,又开始吞云吐雾。我前面的人狠狠地朝窗外吐了一口。不知前面的干部听没听到,不过却没有作出反应了。这出戏演得实在不怎么样!
        
乘客们对俩人的表演没有表现出什么兴趣。不过,他们也许和我一样是用欣赏吧!没有了可供打发时间的东西,我的目光开始在车上搜寻。
        
疲倦的人中,有一对夫妇特别显眼。男的穿一件白色的衬衣,可是,衣领和卷起的手袖已经是乌黑了,有点卷的头发也特别脏。他眼里布满了血丝。女的背着一个孩子,由于坐着有些不方便,她只好站着。随着车子的晃动,她发胖的身体也跟着摇摆。丈夫不时地用手撑着她,帮她控制住身体。
        
没有什么可以值得一看的事情,我不免也有点昏昏欲睡。
        
正在这时,孩子醒了,大哭起来。胖大嫂把孩子放下来,抱在怀里,手轻轻地拍,嘴轻轻地哼,哄孩子。孩子显然不买她的帐,哭声越来越大,连丈夫也帮着哄孩子。丈夫的加入起不到任何作用。车内,孩子的哭声已经超过了车的响声。坐在前面的人,冷漠地回头看了看,又把头靠下了;坐在后面的也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,冷眼旁观。我心里暗骂:这些人,真是铁石心肠!
        
看着胖大嫂哄孩子,我有些奇怪。因为她的动作有些不协调,作为母亲,这不是有些失职了吗?我把这个发现悄悄告诉身边的同伴,同伴也注意观察起来。孩子的哭声更大了,而且特别刺耳。胖大嫂有些慌乱,丈夫也只是无奈地干着急。同伴把头靠近我,小声说:难道是贩卖儿童的?还是利用婴儿藏毒品?这种事可是不少啊!我心里一惊,开始仔细审视这对夫妇。孩子的哭声扰乱着我,我情愿同伴的推断是错误的,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同伴。其他乘客开始表现出不满。副科级模样的又发话了:做什么母亲?连孩子哭都不会哄。说完不屑一顾地转过头去了。夫妇俩什么也没说,还是在哄孩子。听口音,他们不是本地人,我开始越来越相信同伴的话了。终于,刚被吵醒的一个妇女不耐烦了,她大声说:喂他奶嘛!要哭到什么时候!我有点兴奋了,心想:好戏开始了。可惜夫妇俩还是没有接招。
        
车子到乌木龙乡,这是个高寒山区。雨更大了,雾更浓了。司机开起了灯,班车继续前进。胖大嫂对刚才那位妇女的话没作出反应,这可把她惹恼了,在孩子的哭声中,她再次冲胖大嫂大叫,催她给孩子喂奶。这回今天的下集该上演了吧!我耐心地等待。胖大嫂哭了,说:我不是他妈,他妈几天前去世了。接着不停地抽泣着。丈夫说:我们是四川人,到镇康县搞建筑。前几天,我弟弟的媳妇因身体有点不舒服,到一个私人门诊打了一针,出现了异常症状,送到县医院抢救,结果没有抢救过来…………孩子……才九个月……他妈就……走了。丈夫虽然极力控制自己的感情,但是,痛失弟媳的悲伤,使他的声音变了调。他低着头,避开他人的目光,掩饰着男人的眼泪。
        
听了夫妇俩的诉说,车上的人精神多了,不再那么面无表情,都流露出关切的神情。我心想:编吧!编吧!这些傻子很容易上当的。副科级说:这肯定是医疗事故,调查了吗?请律师了吗?是不是一家黑诊所?他油黑的头随着他关注的神情摆动,比他先前抽烟的样子可爱多了。他显然是个急性子,只见他一拍大腿,愤怒地说:这些黑诊所,真他妈的该死!有人说:不一定是黑的吧!他看了说话人一眼,有些不满意,但又不得不接受。
        
丈夫说:他们从昆明请了三个专家来化验,已经取了样本回去了;律师也正等着化验结果。尸体昨天运到临沧市火化,他们要把弟媳送回家乡……  我寻思着:挺能编的嘛!编得不错,开始有点感人了。
        
有人说:孩子哭是因为饿了,喂他点吃的吧!丈夫说:我们带着的他都不吃。于是,司机停了车,又有人跑到路边的小店里买了喂孩子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  
大家脸上都流露出关切之情,问孩子的各种情况,有人还帮胖大嫂抱抱孩子。刚开始孩子怕生,要投向伯母的怀抱;但是通过抱他的人的努力,他接受了。一个、两个、三个……大家都希望抱抱孩子。不知不觉中,到了云县的幸福镇。天晴了,太阳出来了。车上有点热,人们不约而同地打开了窗子。吃饱喝足的小家伙活跃起来了,不停地在抱他的人的怀里蹬跳,还不时地冲着我们发笑,样子可爱极了。几个妇女在逗孩子玩,在孩子天真的笑声中,她们不时地转过头去擦泪水。我心里冷笑:即使是真的也不必如此呀,每天遇到不幸的人多的是。
        
班车平稳地驶向前方。夫妇俩眼睛通红地笑着对我们说谢谢。孩子在众人的目光中挥舞着小手,脸上的泪痕早已经擦干净,小嘴发着咿呀学语的声音。临沧快到了,乘客们仿佛是相识多年的朋友。我不免有些悲哀:骗子容易得手的原因,就是有些人容易感动;而我很少上当的原因,就是一般事情难以感动我。如果人人都像我一样,骗子就无立足之地了。我得意地笑了笑,感觉自己鹤立鸡群,周围没有人能与我媲美。至于那个孩子,如果我有钱,我可以给他很多很多,这样,别人有的,他不就会都有了吗?


专题报道 | 网站地图 | 图片新闻 |疑难问答|信息发布步骤 |关于我们


芒果之乡-永德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欢迎您!您是第 位访问者
永德县人民政府电子政务网管中心 滇ICP备09009510号 中文域名:http://永德县人民政府.政务.cn
主办:云南省永德县人民政府 政务信息投稿邮箱:ynydzwxx@126.com 邮编:677600 电话:0883-5211870
 政府网站标识码:5309230046 邮箱: ynydzfb@126.com  IE高版本用户请点:工具-兼容性视图

 

滇公网安备 5309230200010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