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永德县委员会 永德县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永德县人民政府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永德县委员会
2018年7月20日 星期五
    栏目导航 网站首页>>文艺作品 >>小说
· 魅力永德
· 永德县城新貌
· 华夏仙根风景图片
· 部门电话通讯录
· 魅力永德
· 华夏一绝-仙根
· 永德县平安建设宣传资料
· “芒果之乡”——永德
· 傣族泼水节
· 和谐永德 生态家园—永德园..
· 芒果品种
· 地理位置
· 创建“平安永德”工作手册之..
· 创建“平安永德”工作手册之..
· 自然资源

母 亲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李成武 | 日期:2009年6月8日 | 浏览3754 次] 【  】 

小时候,家里特别困难。母亲又要下地干活,又要料理家务,整天忙出忙进的,几乎没有时间停下来休息。记忆中,只有母亲安排我们姐弟几个放学后要做这做那;没有我们围在她身边、她慈祥地给我们讲故事的影子。
        
随着年龄的增大,我也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到师专,离开了母亲到外地求学。母亲更辛苦了。可我心里还是没有母亲温和、慈祥的笑容。——这不是贬低母亲的形象,也不是说母亲不爱我们。
        
我毕业了,参加了工作,再回到家中,仍然寻览不到我渴望的母亲的笑容。那低矮的老屋,破旧不堪,被烟薰得黑油油的,像个病态龙钟的老妇在痴笑我的渴望的奢侈。我默然。母亲肩上仍然负着沉重的劳动,她没有时间坐下来和她的女儿聊天,只是把那挂在梁上的老火腿拿下来,砍成了两截,让我当作今晚的菜;或捉住个鸡,罩在篮子下面,说:杀个鸡吃。吩咐完,她又干活去了。我很想和母亲到地里干活。母亲却说;你的手闲嫩了,干不了那粗活,再说家里的活儿也不少。我默然了。我抓紧时间把那挂在屋檐下的蜘蛛网除去;把灶上的尘土扫掉;把屋里凹凸不平的地面填平;还有院子角落里的鸡屎、猪屎、牛屎等等,统统打扫干净。这些都是母亲没有时间做的琐事,并不是她不爱干净。干完这些,我累得腰酸背痛。抬头看看天,该做饭了。于是,我开始烧水、杀鸡、煮饭、喂猪、挑水、扫地…… 总算干完了。我累得腰都有些伸不直了。坐在火堆旁,等着家人回来吃饭。弟弟、父亲、爷爷、奶奶依次回来了;天黑了,母亲才进家门。饭后,母亲和父亲拉磨,我洗碗筷。
        
爷爷、奶奶相继去世了,更多的家务落到母亲身上;而且,为了给爷爷、奶奶治病,以及安葬爷爷、奶奶,家里负了很多外债。我留下自己的生活费后,也时常给家里一点钱。母亲叹息着说:爹妈没本事呀!得用儿女的钱。”“妈,怎能这样说,你都把女儿喂养得这么大了!我惊慌地说。母亲只是叹气。我不停地说着:是你们养育了我、供我上学…… 这本来就是女儿该做的事情,以安慰母亲。同时,为我以前的渴望深感自责;我怎么能以那么公式化的形象来要求母亲呢?我怎么就不深入母亲的内心世界呢?…… 我突然感觉自己愧对母亲很多,很多……
        
我努力地工作,不敢说自己有多么崇高的理想;只因为我刚要闲下来偷懒的时候,总感觉——这时候母亲还在地里、还在干活。于是,我打起精神继续工作。因为不能让母亲一个人独自劳动,至少在远方女儿还在陪她一起劳作;至少这样,我的心里还宽慰些……
        
我生活很节俭。当我准备把某些小东西扔掉的时候,心里就会不自觉地想起:这些东西,若是母亲,她肯定还会用、还会吃的。于是,我又把它们收起来,精心地加以利用。因为,我不能——母亲那样地节俭,而她的女儿却是铺张浪费。——当然,我自己也只不过仅够生活而已,又怎么能浪费呢?
        ……
        
后来,……
        
我结婚了,嫁给了本校教书的同行。母亲没有来参加我的婚礼,我没有责怪她的意思。因为,我知道地里和家里有许多活儿等着她做。我生孩子了,剧烈的疼痛使我大声的叫着,痛得我直想喊妈妈,可是妈妈不在身边,我到底没有喊;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,我多么想妈妈就在身旁。
        
孩子顺利地降生,是个男孩。刚出生的婴儿特别娇小,我不会抱,也不会给孩子喂奶,更不会给孩子洗澡…… 我多么希望妈妈就在身边,教给我初为人母的知识,可是母亲家里忙,她没有来。她让弟弟把家里的几只鸡、一个火腿和十多斤老油(说坐月子人不能吃鲜油,要吃过了年的老油。)挑到我教书的地方。我想对妈妈说:你自己吃吧!我每个月都有工资,可以买。可我没有机会;而且,我知道即使我说了,母亲也不会自己杀鸡吃,她要把鸡卖了,换回钱来;有时,妈妈甚至把老火腿也卖了,自己舍不得吃。
        
我在婆婆的指导下,学着照料孩子,生怕婆婆笑我笨。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,婆婆是个善良的女人,她把我服侍得很好,把她的孙子照顾得无微不至。只是我有些想念我的亲生母亲。我终于真正体会到了养儿方知父母恩的含义,我心里有许许多多的话想对妈妈说。
        
今年春节,丈夫和我带着孩子回家。知道我们回来了,母亲笑着从屋里跑出来,从我手里接过孩子,用她厚厚的嘴唇不停地亲着我的儿子的小脸。孩子笑了,外婆却有些木讷,只是不停地跟孩子傻笑。不知怎地,我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。丈夫体贴地问我:怎么啦?我摇摇头,表示没事。母亲却说:工作人的娃就是聪明,这么小就知事了。我忍不住笑了:妈,工作人的娃也不就是你的外孙么!母亲笑了——有些自豪。
        
今晚,母亲没有做饭,我也没有做;她与我一起和孩子玩,脸上洋溢着微笑。厨房里,我父亲和丈夫正忙着,一个做饭,另一个准备喂猪。今晚,他们不打算打扰两个母亲独享天伦之乐,他们边做事边商量着别的事情。——母亲说:今年茶价好,核桃价也好,家里积了四万多钱,明年准备盖房子了。
        
这低矮的老屋终于要和我们说再见了,从小时候到现在,我躺在床上,老鼠从上面一过,不知有多少灰尘掉进我的眼里;雨季,屋里充满霉味。我想恨它,可总是恨不起来。母亲呢!在这屋里,她呆的时间比我更长,她的眼里又掉进了多少灰尘?这霉味……?她恨过吗?一个连爱都不善于表达的母亲,她的恨更是使人难于体会到,或许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恨。


专题报道 | 网站地图 | 图片新闻 |疑难问答|信息发布步骤 |关于我们


芒果之乡-永德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欢迎您!您是第 位访问者
永德县人民政府电子政务网管中心 滇ICP备09009510号 中文域名:http://永德县人民政府.政务.cn
主办:云南省永德县人民政府 政务信息投稿邮箱:ynydzwxx@126.com 邮编:677600 电话:0883-5211870
 政府网站标识码:5309230046 邮箱: ynydzfb@126.com  IE高版本用户请点:工具-兼容性视图

 

滇公网安备 53092302000101号